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人人操_超碰免费视频_超碰公开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天下  >  正文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丨在“浙”里看見美麗中國
2020-04-06 21:11:16

  細看造物初無物,春到江南花自開。

  習近平總書記近日在浙江考察期間強調,“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已經成為全黨全社會的共識和行動,成為新發展理念的重要組成部分。實踐證明,經濟發展不能以破壞生態為代價,生態本身就是經濟,保護生態就是發展生產力。

  15年來,浙江廣大干部群眾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建設美麗浙江,推進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臺階。從美麗生態、美麗經濟,到美好生活,一個山川秀麗、景美人和的全域大花園,正成為映射未來中國樣貌的鮮活樣板。

1586177480292_5e8b25c8159bb87079147b5a.jpeg

空中俯瞰浙江省安吉縣天荒坪鎮余村(3月3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

  篤定美麗生態,讓綠色成為發展最動人的色彩

  群山疊翠,竹海搖曳,湖州市安吉縣天荒坪鎮余村,又迎來一個春天。

  綠道串起鄉村別墅、農業觀光園、生態旅游區,移步換景之間,銘刻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大字的石碑,注解著眼前這幅江南水墨圖景。

  “15年前,這里水泥廠、礦山遍布,漫天灰塵讓人睜不開眼。今天的余村已成為國家4A級景區。”載著游客觀光的電瓶車司機姜志華說。

  2005年,姜志華就在水泥廠上班。要不要關停水泥廠,村里人曾激烈爭論。“錢賺了,人卻進了‘藥罐子’里,不能再走老路了。”當年的村支書鮑新民說。

  從那時起,余村因地制宜實施生態修復、村莊改造,實現垃圾不落地、美麗庭院全覆蓋,成為美麗鄉村建設的生動樣本。

  正如余村一樣,浙江一大批鄉村從生態破壞中轉身,重新思索人與自然“取和予”的辯證關系。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人未進村,兒童瑯瑯書聲就已入耳。

  桐廬縣環溪村是周敦頤后裔聚居地,祖先先建水系再建村。而隨著工業化下鄉,這里一度“垃圾靠風刮,污水靠蒸發,室內現代化,屋外臟亂差”。

  生態修復讓如今的環溪村綠蔭環抱,魚翔淺底,村民或聚于茶吧休憩聊天,或帶著孩子溪邊戲水,“鄉愁記憶”重新回歸。

  21世紀初,浙江雖然經濟高速增長,人們面對的卻是不藍的天、不清的水、不綠的山。從“八八戰略”“千村示范、萬村整治”“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到美麗鄉村、美麗城鎮、美麗浙江,浙江通過人居環境持續改善,全力打造“詩畫浙江、美好家園”。

  在西溪濕地,杭州投入數十億元修復“城市之肺”,打造出中國首個國家濕地公園,還原天生麗質的生態環境。在錢塘江源頭開化縣,堅持“生態立縣”,錢江源被確定為長三角唯一的國家公園體制試點……

  用生態視角閱讀浙江,就是打開看見美麗中國的一扇窗戶,而窗外世界同樣萬紫千紅——

  在河北雄安新區,“千年秀林”驛站周邊,高挑的旱柳吐出新芽,挺拔的油松郁郁蔥蔥,新區總造林面積已達31萬畝;

  在太湖淀山湖,“湖長協作機制”2019年建立,蘇皖兩省聯手推進跨區域生態補償試點,共護水清岸美……

  黨的十八大報告首次提出建設“美麗中國”,黨的十九大報告首次寫入“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如今成為全社會的共識和行動。

1586177480346_5e8b25c8159bb87079147b5b.jpeg

浙江省安吉縣天荒坪鎮余村春日景色(3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

  創造美麗經濟,讓美麗成為競爭力、生產力

  水晶如此璀璨,污染卻又如此骯臟;有燈亮的地方,就有加工廠;這曾是30萬人的生計,這是無數人想逃離的家鄉……

  浦江“治水館”,記載著產業轉型的變遷。2000年前后浦江水晶產業最鼎盛的時候,大小作坊遍及城鄉,“母親河”變成了“污染河”。

  浦江縣委書記程天云說,他們一手抓鐵腕治水,一手抓產業轉型,水晶企業總數由原來的2.2萬家縮減至505家,但稅收從整治前的3000萬元提升到去年的1.35億元,實現產值60.2億元。

  曾經小作坊扎堆的浦江虞宅鄉,如今民宿、花海漸成規模,去年接待游客126萬人次,旅游收入6500萬元。“善待大自然,大自然就會回饋你。”副鄉長金逍宏說。

  深蹲,是為了更高起跳。推動農業經濟轉型,倒逼工業經濟提升,孕育三產新業態,鑲嵌在綠水青山中的浙江,站在高質量發展新風口。

  浙西南山區的景寧畬族自治縣是華東唯一的少數民族自治縣。白鶴村畬族大姐徐海惠家,野生蕨菜、筍干、四季豆等80多種蔬菜被腌制好,裝進小碟子,線下游客青睞、線上暢銷全國。

  在青山碧水環繞的杭州轉塘“云棲小鎮”,一批互聯網企業來此落戶,集聚上百家云產業鏈企業,信息經濟正在綠水青山間孕育。

  西部茂林翠竹、山清水秀,中部田園小城、宜業宜居,東部古鎮悠悠、傳唱千年,北部絲綢魚米、湖泊眾多……浙江各地發揮自身優勢,巧妙嫁接綠色產業。

  美麗經濟正轉化為競爭力、生產力。

  東海之畔,浙江溫嶺石塘鎮千年曙光碑不遠,從“漁三代”轉型開民宿的楊彪正為住客們準備早餐。

  石塘鎮人們祖祖輩輩耕耘東海,靠捕魚為生,楊彪20歲出頭就跟著父親一起闖東海。前些年,“趕海人”越來越多,網眼越來越小,“斷子絕孫網”像篦子一樣把東海篩了一遍又一遍。

  面對漁業資源危機,浙江啟動生態修復保護“東海漁倉”,小鎮生態也不斷改善,色彩斑斕的石頭房成為網紅打卡地,陽光、沙灘成為城里人向往的詩和遠方。漁民洗腳上岸、轉產民宿,吃上“旅游飯”“陽光飯”。風景變成產業,葉子變成票子。

  今年浙江省兩會提出,將按照全域景區化的要求,到2022年把浙江打造成“全國領先的綠色發展高地”。

  騰籠換鳥、鳳凰涅槃。

  中華大地,豈止“浙”里風景獨好——從長江沿岸共抓大保護到渤海之濱發展綠色經濟,從黑土地農業向綠色生態轉型到三江源打起生態民生“雙贏牌”,美麗經濟正讓美麗中國建設走得更遠。

1586177480394_5e8b25c8159bb87079147b5c.jpeg

游船行駛在杭州西溪濕地水道上(4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筑夢美好生活,浸潤協調均衡和諧之美

  自山至海,從城到鄉,生活因綠色而遇見美好、生機勃勃。

  空山新雨后,龍游縣山區竹林間,能飛上枝頭、下塘游泳的“龍游飛雞”正在“健身”。科技+電商賦能,每只雞最貴賣到298元,一年能賣10萬只,引來大批農戶加盟,“飛雞”成了農戶“提款機”。

  “農創客”、電商園下鄉了,生態產品、活海鮮進城了,一進一出之間,鄉村“綠色銀行”被激活,城鄉鴻溝不斷縮小。

  淳安縣下姜村“農民畫家”陳蘇蘭的創意小店里,妙趣橫生的石頭畫令人愛不釋手。“這些鵝卵石就地取材,有的能賣幾百元,客人下單直接快遞到家。”

  養在深山人也識。下姜村通過保護山林、污染整治、衛生改廁、農房改造,如今山清水秀、四季花開,成為千島湖畔的明珠。

  全民協同參與,才實現“美美與共”。

  在杭州,春節所有寺院三炷清香代替紙錢香燭,得到市民理解和支持;在臨安,不動山、不填塘、不砍樹、不搬河石、不拆有歷史價值房屋,“五不”倡導深入人心;在仙居,綠色出游積攢“綠幣”蔚然成風。

  浙江為群眾參與生態環境保護創造各種條件。每年6月30日,被確定為“浙江生態日”;“河長”名單公示在河道旁,百姓隨時可舉報污染;規劃項目能不能批,市民代表有否決權;抽查排污企業,市民有“點單權”……綠色文明新風逐漸形成。

  建設美麗中國,協調、均衡、和諧是應有之義。

  珍愛山川河湖的自然之美,回歸資源節約的樸素之美,追求人文風化的精神之美,在浙江正成風尚。環境保護和生態建設吸引越來越多的新生社會資本和力量注入,綠色社區、綠色園區、綠色學校在浙江不斷涌現。

  萬余座文化禮堂立村頭,縣級“信訪超市”全覆蓋,消除集體經濟薄弱村,“楓橋經驗”從治安擴展到經濟、社會、生態等各領域,群眾辦事“最多跑一次”、群眾解憂“最多跑一地”深入城鄉……百姓獲得感不斷增強,美好生活逐漸觸手可及。 

  春潮天地蕩,風帆征途揚。一個先行的省域實踐,正成為美麗中國的精彩注腳,而一扇事關永續發展、通往美麗中國的未來之門,也正在徐徐開啟。

  (原標題《在“浙”里看見美麗中國》,原作者何玲玲 李亞彪 王俊祿。編輯倪冰)


來源:新華社 編輯:楊楓 責編:楊楓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