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人人操_超碰免费视频_超碰公开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人文  >  正文
他因太愛讀書而丟了官,咋回事?
2019-11-05 08:50:50


11月3日下午,參加“走讀嘉禾·秀洲八景”活動的近40位市民來到王店曝書亭。這里,是清代著名學者朱彝尊的故居。

朱彝尊研究會的張治正老師熱情接待了大家,全程導游,為參觀者介紹了這座江南園林的建造情況,以及朱彝尊的生平故事。

對于生活在300多年前的這位先賢,大家充滿了興趣。聽著張老師的講解,許多人問題連連。詢問朱彝尊讀書、為官、后人等等的情況。

盡管張治正老師有問必答,但畢竟時間有限,那些碎片化的問題,也不能讓大家全面了解朱彝尊這位大家。我們從秀洲區教文體局、秀洲區文聯于去年出版的《流淌的精神——人文秀洲的100個故事》一書中選出張治正老師所寫的《一代文宗朱彝尊》一文。閱讀此文,或許我們更能感受到朱彝尊的人格魅力……


一代文宗朱彝尊


康熙四十四年二月初九(1705年3月3日),大清王朝第二代皇帝康熙(愛新覺羅·玄燁,康熙是其年號),離開京城,開始他的第五次南巡。于三月初五到達無錫,三月初十到了蘇州,駐蹕(住在)蘇州行宮。


朱彝尊也從秀水梅里(嘉興王店)趕到無錫迎駕,隨后又隨駕到蘇州,按例朝覲了康熙皇帝。


過了幾日,康熙移駕杭州,朱彝尊則乘空特地回了一趟梅里家中,帶上了剛編撰好的《經義考》文稿三百卷,又匆匆趕往杭州。



朱彝尊像


四月初九,朱彝尊又奉詔到西湖行宮朝見康熙皇帝。在這次朝見中,朱彝尊將《經義考》三百卷文稿呈獻給了康熙皇帝,同時也獻了一套給皇太子胤礽。


當時,康熙看了即頷首稱善,馬上就諭旨“朱彝尊此書甚好,留在南書房,可速刻完進呈”。


在此之前的四月出初七日,皇太子就已在杭州行宮召見朱彝尊,并特賜“風追夾漈”四字匾額,并七字對聯“白雪新詞傳樂府,青云歸路接仙班”。



《經義考》


四月初十日,康熙皇帝特賜御筆親書“研經博物”四字匾額一塊。同日得到御書所賜的官員人等共有20人,但得賜四字匾額的僅朱彝尊一人。可見康熙皇帝對朱彝尊的看重,令他人所羨。


四月十二日,康熙返駕蘇州,朱彝尊也隨駕到蘇州。


四月十五日,皇太子胤礽又命織造(清代皇家內務官)敖福合,召朱彝尊覲見。在問到朱彝尊在家“平日里有哪些著書?”時,朱彝尊開了一些書目呈給皇太子看,皇太子看完對旁邊的侍臣們說:“這個老翰林啊!乃是海內第一讀書人,你們看看也是好的!”


同時獲得皇帝和皇太子的恩賜和贊賞,對于已被罷官的朱彝尊來說,更是一份晚年的殊榮。而之所以能得到康熙皇帝和皇太子的看重,全在于他的才學。



研經博物匾額   熊斐 攝


朱彝尊雖然沒有通過正規的科舉考試得以金榜題名,而是經過舉薦參加“博學鴻詞”科考,而被授以翰林檢討,而進入仕途。雖被一些妒忌他的譏為“野翰林”,然而他的才名早已馳譽文壇。


朱彝尊在青年時期就以詩詞才學聞名于世,他的岳父馮鎮鼎的好友華亭(上海松江)詩人王廷宰就曾對馮鎮鼎夸贊道:“你這乘龍快婿將來必以詩聞名。”后來他的詩果然馳名于當世,與王士禎齊名而為“南朱北王”。


后來朱彝尊定居梅里(今秀洲區王店鎮),又和當地詩人王翃、周筼、王庭、繆泳、沈進以及前三李(李繩遠、李良年、李符)兄弟等一批文人經常在一起談論詩文,唱和聯句,形成了以他為中心的梅里詩派和梅里詞派,并且逐步發展壯大形成了“浙西詞派”。朱彝尊則是其中的領軍人物,和陳維松(陽羨詞派)及納蘭性德并稱清初三大詞家。


而他于康熙十三年(1674)在北京郊區通縣因思念家鄉而寫成的《鴛鴦湖棹歌》一百首,更是從政治、經濟、歷史、文化、民俗等各方面,描繪了嘉禾平原風俗生活的廣闊畫面,是民歌化的嘉興地方志。



《鴛鴦湖棹歌》


他的經學研考,金石鑒賞,醫道養生等皆為世人所重。進入朝廷為官后,幾年內被選任“日講官”“入職南書房”“三充廷試讀卷官”,出任“辛酉科江南主考”,纂修《明史》《一統志》。如沒有真才實學,豈能得到雄才大略的一代明君康熙的青睞!


朱彝尊的才學得益于他的志向和努力。少年時的朱彝尊就曾立志:“凡天下有字的書,都要讀遍。”“讀書、愛書、藏書、抄書、著書”,總覽朱彝尊一生,可謂與書結下了不解之緣。


古人有句話,說是要“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句話成了歷代文人踐行的準則,而朱彝尊更是其中的翹楚。


朱彝尊出身于“嘉禾望族”之一的“南門朱家”,高祖朱儒以醫名世,曾任明代隆慶、萬歷時期的太醫院院使,曾祖朱國祚則是萬歷葵末年的狀元,官至戶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祖父朱大竸也為云南楚雄府知府,到了父叔輩雖然家道中落無人為官,但也是生員、文士讀書之人。所以,算得上是世宦之家,書香門庭,他從小就受到門風書香的熏陶。



朱彝尊故居前的石碑  熊斐 攝


在朱彝尊六歲的時候,家學里的胡塾師出了“王瓜”的對子,要學生做對,當其他學生尚在瞠目結舌時,朱彝尊則隨口說出“后稷”二字以對,并振振有詞,竟惹惱了塾師,卻被叔父朱茂皖視作奇才,而欲收為親授弟子。后來朱彝尊果真成了叔父朱茂皖的親授弟子,與譚吉聰、譚吉瑄、陸世楷、陸葇、朱彝器等在碧漪坊,從讀于朱茂皖門下。


由于朝代更迭,世局動蕩,朱茂皖感到科舉無望。學時文無用,而棄時文,改授實學。所以便授朱彝尊等《周官禮》《春秋左氏傳》《楚辭》《文選》,丘丹元之《步天歌》等經、史、詩、詞等古文實學。


從此朱彝尊走上了一條跟一般文人“讀書為官,學文科舉”不同的實學道路。


在當時,朱彝尊讀書時非常用功,認真的,“讀時藝,日二十余篇,每發一題,下筆千言立就,于詩藝尤工。”而被五經進士譚元良贊為國士。



朱彝尊故居門口匾額  熊斐 攝


朱彝尊自己也常常在詩中明志自勉:“男兒不肯學干時,終當餓死天溝壑。”“攤書仍不學,萬慮亦徒然。”“莫效諸兄懶,蹉跎愧當年。”以此來激勵自己奮發努力讀書學習。


愛讀書的人,必定也愛書,朱彝尊更是愛書如命,人稱“書癡”。他每每外出,隨身行李少得可憐,但是一箱子書卻總裝得滿滿的。尤其是二十二史,則是隨身相伴。


康熙二十一年,朱彝尊主持江南鄉試事畢回京,他與家眷等隨身攜帶的行李不多,但其中兩只大箱子卻引人注目。途中遇盜,小偷打開箱子發現滿滿的竟然都是書,只有十余兩零碎銀兩,大失所望。


愛書的人也必定愛藏書。到了晚年,朱彝尊家的“潛采堂”中已有藏書八萬余卷,與秀水曹溶的“靜惕堂”、杭州趙氏兄弟的“小山堂”同為浙西三人大藏書樓,與寧波范氏的“天一閣”齊名于海內。



潛采堂內  鄧雅英 攝


朱彝尊自己也以此為榮,說:“擁書八萬卷足以豪矣!”然而這八萬卷藏書,對于并不富有的朱彝尊而言,實在是得之不易。


從朱彝尊的家世來看,他祖上留下的藏書應該為數不少。但這些書都在清兵攻入嘉興時毀于戰火。后來他也積藏了幾箱書,但由于“通海案”的牽連他避禍永嘉,家里人害怕,也給燒掉了。之后他南下廣東、福建,北上山西、山東、河溯、京津,為人幕僚西席,低微的報酬除了寄回家用,余下的基本上都買了書。入京為官后,經濟狀況有多好轉,這個時期買的書應該多一點。直到罷官歸鄉,除了少量朋友贈送的外,藏書已達八萬余卷之多。為了防止藏書受潮及蛀壞,康熙三十五年,他在竹垞內荷花池南建造了“曝書亭”(南垞北,北垞南中有曝書亭,空明無四壁……)作為晾書之處。并成為一段佳話,而名聞于世,以至成為浙北的一座名園。



曝書亭  金鳳玉 攝


最為難能可貴的是,在“潛采堂”所藏的八萬余卷藏書中竟有三萬多卷是他手抄的。他抄書于藏書樓、編史館,以及借抄于宛平孫氏、昆山徐氏、晉江黃氏、錢塘龔氏等私家,凡能借得到,幾乎都被他抄遍了。


而所著《經義考》的資料,很多都是抄于寧波范氏的“天一閣”、嘉興項家和曹溶家以及溫嶺黃氏的“千頃堂”秘本。


抄書也不是那么容易,順當,早年他求抄《崇本總目》,一時不得遂愿,直到四十年后,方轉抄于“天一閣”。曾經買到一部《唐會要》100卷,但缺頁損紙不能堪用。只好再從常熟錢氏家中藏本中抄得。辛辛苦苦抄到的吳梅村《綏冠紀略》被朋友借去遺丟了,十八年后才重新買到。手抄的《太平御覽》又被老鼠咬壞,不能選用……



曝書亭下聽講解  馬莉君 攝


朱彝尊抄書,歷經曲折,但他百折不回,從不放棄,甚至作出了被人毀譽的荒唐事。


那是康熙二十年(1681),朱彝尊欽命殿試江南鄉試,為副主考官。聽聞錢謙益(清初學者、詞人)的“絳云樓”藏書被火焚毀,但其中“脈望館”的手抄本還在,收藏在其族孫錢曾手里。錢曾為此書編了一本書目叫《讀書敏求記》,很有價值。朱彝尊很想借讀,但錢曾卻再三推脫,秘不示人。朱彝尊愛書心切,一時無奈,便設了一個局,借宴請之際,將錢曾灌醉,買通錢的書童,打開書箱,拿出手稿,請了一批書吏,分頭抄寫,一夜之間竟將此書抄完,之后重新將書稿放回書箱。事后,朱彝尊再三向錢曾道歉,錢曾也被朱的愛書之情感動,不但沒有計較,還把書稿借給朱彝尊校對,同時又借了一本《絕妙好詞》讓朱彝尊抄錄。雖此事在文人圈內被稱為“雅賺”,但總有人說朱彝尊此事做得有欠“光明磊落”,朱彝尊心中也不無“負疚”之感。


朱彝尊愛書、抄書成癖,他自己謔稱“就像鳥兒見到喜食的食物,忍不住要去啄食;魚兒進了清水之中,必欲暢泳一樣”,乃克制不住的癖癮。


抄書之癖,最終給朱彝尊帶來了禍端,因此斷送了他的仕宦生涯。



竹垞內的娛老軒  金鳳玉 攝


也許是過分的恩寵讓朱彝尊頭腦發熱,康熙二十三年正月,他私自帶了抄書手王倫進南書房抄錄民間進呈的貢書。


這下給妒忌朱彝尊的那些人抓住了把柄,乘機參奏,彈劾于他,經部議(由刑部議決)罷官(撤職)。還是康熙出面袒護了他,只給予降一級處分。雖然后來復了職,但不久又被罷官,從此失去了朝廷的恩寵,最后回到老家梅里。


這種事情當時被傳為“美貶”,朱彝尊也自嘲謂:“奪儂七品官,寫吾萬卷書。”但聽起來總有點酸楚的味道。


不過“寫吾萬卷書”,朱彝尊是確確實實做到了。在罷官歸鄉后,他撰寫了《瀛洲錄古道》《日下舊聞》《經義考》以及《全唐詩未備書目》《兩淮鹽策書》等著述,遂了他的心愿。之前還編撰了《明詩綜》《詞綜》等,晚年又將自己一生著作集編成《曝書亭全集》八十卷。



曝書亭內六峰亭  金鳳玉 攝


青壯年期間,迫于生計,朱彝尊曾經輾轉于廣東、福建、山西、山東、河北、京津之地為人幕僚。


顛沛流離的生活,雖然讓他感到孤苦伶仃,艱難困苦,但也極大地豐富了他的閱歷。結識了很多官僚、文人,增長了學識,提高了創作著述的水平能力。


他一生走南闖北,遍歷名山大川。所到之處還專門去那些荒山野嶺,廢祠破廟,找那些殘碑斷石,只要刻有文字的,莫不搜剔考證,并一一摩抄響拓下來。


由于朱彝尊鍥而不舍,實地考證,將這些在宗祠、荒冢、古廟中搜集來的各種碑文、記載,跟史志相互參照、求證、補闕,所以他的文章更是與眾不同,作文考據古今人物得失,最為精確。



秀美曲橋  吳加燇 攝


在《經義考》三百卷中,他列舉了從漢代到明代的幾乎全部對儒家經典著作進行釋義考據的書籍,根據“存”“軼”等分門別類,匯總成集,并加以自己的點評。這全以他常年的積累創作為基礎。所以《經義考》三百卷,能夠成為后世經學、史學、目錄學、文字學、考據學等藝術著作的最佳范本。


綜觀朱彝尊的一生,是讀書著書的一生。家學的熏陶,動蕩的時代,坎坷的人生,敏悟的資質加上勤奮的努力,造就了一代文宗。

如今,在王店鎮百樂路1號“竹垞故居”內,“曝書亭”依然掩映在叢叢寒玉的竹蔭中,“研經博物”匾額仍舊高懸在“潛采堂”的楹柱橫梁上(原匾額已失,今匾為原西冷印社社長張宗祥補書)。“海內第一讀書人”已離我們遠去,但他的志學精神則激勵著一代代后人。


來源:讀嘉新聞 作者:張治正 編輯:劉艷陽 責任編輯:沈秀紅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