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人人操_超碰免费视频_超碰公开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人文  >  正文
【薦讀】你最怕失去什么 | 市涇人
2019-11-05 14:47:19

大秦帝國的第一任丞相李斯(影視劇照)


公元前208年的夏天,大秦帝國的第一任丞相李斯走到了生命盡頭。


李斯死得很慘,遭受五刑而死:先是黥刑,在兩頰烙印;次而劓刑,割掉鼻子;隨后腓刑,即砍斷雙足;接著宮刑,割去生殖器;最后為腰斬。


在被處死之前,李斯悲愴地對兒子說:好想與你回歸故鄉,牽引黃狗,在東門追逐狡兔,可惜這樣的日子不會再有了!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李斯的遺言可謂真情流露,但人生不能像電腦那樣關機后重啟,也不似博弈可以撤棋悔子,而是一個直線過程,自己所做的每件事,都將獲得相應的結果。


李斯不得善終,屬于咎由自取。秦始皇暴死沙丘宮,他貪權戀位,矯詔立胡亥為太子,從而改寫了秦朝的歷史,甚至可以說改寫了中國古代封建史。沒有李斯的偷梁換柱,就無胡亥的橫征暴斂,也無趙高的指鹿為馬。或許那項羽也就做不得西楚霸王,劉邦也不會得意洋洋地吟唱“大風起兮云飛揚”。

  

余華小說《活著》中有個人物龍二,其哀嘆與李斯有異曲同工之妙。龍二擅長抽老千,他設下賭局,騙光富家少爺福貴的錢財,并霸占對方田地和房產。龍二對淪落為貧農的福貴說:“我收山啦,賭場無贏家,我是見好就收。”龍二風光沒幾年,全國解放,實行土地改革,他系惡霸地主,被人民政府槍斃。臨刑前,龍二哭著鼻子對福貴說:“我是替你去死啊。”


每個人都穿衣裳,均可偽裝自己。即便是幼兒園的頑童,在家里拆天拆地,上學后也端端正正坐在教室內,一副乖巧溫順模樣。那些落馬貪官,在位時義正詞嚴不茍言笑,儼然反腐斗士;在法庭上自怨自艾聲淚俱下,像同一個師傅教出來的,口口聲聲說自己“辜負黨和人民的多年培養”。仔細琢磨這句話,其實大有問題:黨和人民出錢出力培養他,他卻犯下大錯。那是培養的方向錯了,還是根本不需要培養?自作孽,不可活,千萬別攀扯旁人,就像《亮劍》里的李云龍斥責下屬那樣:就是你自己沒管住褲襠里那玩意兒,關人家資產階級什么事?


人只有嘗到苦果,才曉得回頭是岸。像李斯那樣,從一個卑微小吏,自從加入秦王嬴政的朋友圈,從而飛黃騰達,位極人臣。在他聲勢煊赫頤指氣使之時,你去勸他激流勇退辭官歸隱,估計他不是吹胡子就是瞪眼睛,不把你亂棍打出算是客氣的。


即便是賭棍龍二,其攫取不義之財,一夜暴富,搖身一變成為地主老爺。,假如你勸他積德行善,體恤佃農,減租減息,他也是一萬個不答應的。人在上升階段,都天真地以為“今天是個好日子,明天又是好日子”,恨不能求取長生不老藥,向天再借五百年。即使明白“死去元知萬事空”,也是“不撞南墻不回頭”。


古人云“慷慨捐軀易,從容就義難”,這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生命只有一次,頭被砍下來,不會再長出來,哪個人不惜命?趙一曼烈士寫給兒子的遺書,當真是字字血淚:“寧兒啊,趕快成人,安慰你地下的母親,我最親愛的孩子。在你長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記你的母親是為國而犧牲的。”


作為一個母親,趙一曼不愿拋下幼子。她對生命有著無限眷戀,不想與兒子陰陽兩隔。而某些影視劇中的革命者,演員夸夸其談,大言炎炎,反而降低了真實性,令觀眾產生質疑,甚至吐槽,抹黑了英雄的形象。


有新聞報道說,某市紀委組織領導干部實地參觀三個場所:看守所、醫院和殯儀館,其用意不言自明:相比于自由、健康和生命,金錢、美色和權力好比是過眼云煙。至于受教育的同志有無入腦入心,那只有問他自己了。


來源:讀嘉新聞 作者:市涇人 編輯:許金艷 責任編輯:沈秀紅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