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人人操_超碰免费视频_超碰公开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人文  >  正文
【語文名師訪談】曹愛琴:我們該怎樣引導學生去主動閱讀?
2020-04-05 08:00:00


2019年11月24日開始,嘉報集團讀嘉人文頻道推出語文名師訪談錄,攜手我市語文名師,以每周一期的頻率,從小學、初中、高中三個學段為一輪,由嘉報記者和語文名師就中小學生閱讀和寫作的方方面面,從不同角度進行對話交流,旨在梳理和引導廣大家長和學生重視語文素養的積累,及早掌握科學的閱讀和寫作方法,加強優質閱讀。


【名師名片】

曹愛琴,高級教師,教育碩士,任教于嘉興高級中學。嘉興市第四批名師,嘉興市第九批學科帶頭人。主持完成5項有關閱讀教學的市區級課題,相關論文發表10余篇。



記者:我記得曹老師組織過學生閱讀蘇東坡,能說說當時是出于怎樣的考慮嗎?期望收到怎樣的教學效果?


曹老師:是的,上次向嘉興日報“桃李園”版面投稿的一組讀書筆記就是這次閱讀活動后學生所寫的。這次閱讀活動是在2019學年高一初始時組織的,設計這一閱讀活動,主要是從教學目標、教材選文、學生主體三方面考慮的,具體地說,是為相對全面地了解蘇東坡的思想及其作品的風格而開展的一次閱讀活動。


我主要說說基于學生主體的考慮。閱讀是一個雙向選擇的過程,讀的意義的產生是以文本提供的圖式和讀者接受視野的同構或局部同構為前提的。選擇與學生原有儲備有銜接又有不同的“最接近區”內容,是最利于學習提高的。


對于高一學生而言,他們初中讀過蘇軾的一些詩文,對東坡有所了解但不全面,或者說他們眼里的東坡先生是扁平化的。此時,我們“聚焦蘇東坡”展開提升閱讀,應該說比較合適。


這次活動選取林語堂先生的《蘇東坡傳》為共讀文本,選取央視人文歷史紀錄片《蘇東坡》為輔助視頻,選取蘇軾的十篇詩文為輔助文本,如前后《赤壁賦》《凌虛臺記》《文與可畫筼筜谷偃竹記》等散文,《卜算子(缺月掛疏桐)》《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自題金山畫像》等詩詞。


因為是第一次共讀,所以閱讀任務單比較粗線條,要求學生以“我眼中的蘇東坡”為話題,選取閱讀中感觸最深的一點,談談對蘇東坡其人或作品的認識,要求寫出千字左右的讀書筆記或詩文賞析。 從學生交流的作業看,效果還是蠻好的。


記者:除了蘇東坡,還組織過其他中外古人或名人的相關主題閱讀嗎?


曹老師:有的,但是說不上是“主題閱讀”。


我前面說了,設計閱讀活動,主要是從教學目標、教材選文、學生主體三方面考慮的。從我自己的教學實踐來看,閱讀內容的具體選擇,除課程標準規定之外,往往會從教材所涉的主題、題材、文體和作者等角度展開。


例如剛過去的2019學年高一上學期,我和學生一起討論、設計了三個閱讀活動,從作者角度選了蘇軾、魯迅,從題材角度選了項羽;每個活動歷時一個月左右。


記者:從您了解到的情況來看,當下高中生中相對比較優秀的群體中,在優質和深度閱讀方面,情形如何?是過得去,還是令人擔憂?或者是比預想的要好?你認為出現這樣的情況,原因何在?


曹老師:對“優質和深度閱讀”的理解,可能因人而異。如果是指學生能夠思辨性、批判性地閱讀作品,讀出自我見解并實現遷移運用的話,那么在我接觸的學生群體中是不多的。


大家都知道,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單從學生角度來說,除了缺少自由支配的時間之外,阻礙其深度閱讀的最大原因可能是他不是一個主動閱讀者,他的閱讀目的和閱讀方法都是缺失的。所謂主動閱讀者,簡而言之,一是能自覺提出閱讀目標,一是能自覺運用閱讀技巧。


如果就閱讀一本書的過程來說,主動閱讀者能在閱讀之前會設計閱讀任務,閱讀之中能進行自我監控,閱讀之后會檢視閱讀成果。


我們往往想當然地認為,只要教會學生識字,他們就會閱讀;看到學生“翻書”,就認為他們在閱讀。


其實,凡有收獲皆需付出,閱讀也不例外。沒有任務驅動與達成的閱讀,是另一種形式的休閑消遣,不是語文意義上的閱讀。


優質和深度的閱讀應有明確的閱讀目標,需要輔以具體的閱讀方法,且需一定時間的訓練。


在高中語文閱讀教學中,老師會強調實用類、論述類、文學類作品不同的閱讀目的和閱讀方法,學生在個體閱讀中可有意識地訓練運用,培養自己成為一個主動閱讀者。


記者:曾經有一些家長和學生對我說,因為自身閱歷淺故事少,缺少素材,所以專門訂閱了類似《讀者》、《意林》這樣的雜志,讓孩子隨便翻閱,感受一下文學素養。你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嗎?


曹老師:首先,讀總是勝過不讀的,《讀者》《意林》這類雜志的篇幅也適合學生課間零碎時間閱讀。對于高中生而言,還可以多讀一些時評類的文章,既可接軌社會了解時事動態,也可關注邏輯推論提升思維品質。


其次,現在信息渠道多元、閱讀資源豐富。對于在校的高中生而言,學校圖書館、閱覽室都可提供豐富的圖書報刊資源。在我們嘉高,每個班級都有書架、圖書角。如果能合理利用這些資源,也可以一定程度彌補家庭文化環境的缺憾。


記得上一屆高三時,有次練習模擬卷上有選元代詩人陳孚的七言絕句《博浪沙》,要回答的第一小題是問該詩寫的是誰的事跡,出乎我意料的是學生竟然都不能回答。講題的時候學生說《鴻門宴》里的張良何其冷靜,怎么可能做出雇力士錘殺秦王的事。


我說,你們題目做累了可以看看《留侯世家》,還說《史記》比現在很多武打片、宮斗劇精彩。讓我沒想到的是,幾天后進教室就看到一套嶄新的中華書局版《史記》放在了書架上,是學生用班費買的。


去年他們畢業了,還把這套書送給了我。我把它放在了現在任教的班級里。


所以,我個人以為最關鍵的不是閱讀素材匱乏,而是要培養孩子的閱讀內驅力,激發他讀的欲望,進而培養他成為一個主動閱讀者。


記者:有人說,如果實在沒有時間讀課外書,那么就把課本好好讀薄,然后再讀厚,消化吸收,也是一樣。你認同嗎?如果認同,你能就“讀薄”和“讀厚”做一些方法指導嗎?


曹老師:這個說法是可商榷的,因為“讀得少”與“讀得好”是兩回事。


比如高中的《<論語>選修》教材,學生普遍覺得難讀、難懂,不只是文字層面的,更是概念內涵、文化思想層面的。我記得2016屆有一位學生學習該教材時,對文本的理解特別深入,對儒、道、墨、法諸家主張的異同梳理特別清晰。


課下他告訴我說,他高一時有認真閱讀過傅佩榮的《細說論語》,還讀了我們推薦書單中鮑鵬山的《寂寞圣哲》,現在學習這本教材覺得似曾相識,有溫故知新之感。所以你看,有時候書讀得多了,有些問題自然也就懂了。






把課本“讀薄”“讀厚”是一個主動閱讀者常取的閱讀之法,尤其是在時間緊、學業重的高三階段,我甚至經常會和學生一起用它來研讀試卷上所選的文章。


至于“讀薄”“讀厚”的方法,從應試來說,語文閱讀最核心需要解決的兩個問題:寫了什么,怎么寫的。“讀薄”“讀厚”也可以據此進行。


“讀薄”,可從宏觀整體入手,抓住“寫了什么”提綱挈領,歸納提煉;


“讀厚”,可從微觀局部入手,抓住“怎么寫的”,從結構布局、表達技巧、語言特點等方面自我設問、分析賞讀。當然,高三學生“讀厚”,也可以從主題、題材、文體等角度把多篇串聯,立足一篇讀通一類。


對于孩子的閱讀和寫作,家長有什么煩惱?孩子有什么困惑?歡迎學生和家長來信交流,也歡迎老師和專家們來信指導,編輯的郵箱地址為:[email protected],也可關注公眾號“江南的葡萄樹下”,在后臺留言。

來源:讀嘉新聞 文字記者:沈愛君 編輯:沈愛君 責編:沈秀紅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