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人人操_超碰免费视频_超碰公开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人文  >  正文
鄉愁 | 朱榮林
2020-04-06 21:19:21


記得《鄉愁》的作者、臺灣詩人余光中先生曾不無感慨地說過:“《鄉愁》原本表達的是淡淡的哀愁,但內地演員朗誦時總是激動,甚至凄厲,有樣板戲味道,令我難為情。”


說鄉愁,不能不知鄉愁。在我心目中,鄉愁是一份思念,一份情結,一份感恩,一份寄托,一份責任。


作者出生地王店的古典園林曝書亭


走出古鎮梅里的我,無論是身居國內的通都大邑,或是遠涉重洋的學術殿堂,鄉梓之情如影隨形,疏闊不能。因為,那里是梅里游子的“根”,任憑光環耀眼、門楣飛金,在我眼里皆不及故里的石巷柴門和枕水人家那般無邊風月。我曾不止一次地設想過,脫離了王店情結的自己,其失落感,將無異于無家的孩子居無定所、斷線的風箏去無定向。


我從來篤信故里給我的榮譽乃是人生最高殊榮。當我登上王店鎮政府簡潔的禮堂,面向父老授課時,自己那種歸屬感和被認同感,遠甚于當年我在美國國會技術評估局、美國最高智庫(CSIS,由基辛格創建)以及華爾街金融中心講學時的那種榮耀和自豪。


自離開故里的1964年初秋之日起,仿佛時時處處都有母親河的喚我之音:“孩子,常回家看看。”我沒齒不忘:糧倉群內,同伴追逐,童聲嬉笑,心跡融融;長水塘畔,班輪鳴鑼,碼頭吆喝。搬運工人茶余飯后的京胡獨奏,激情的繞梁弦音,令我至今感奮不已,腦際那揮之不去的《打漁殺家》,恍若昨日。


作者應邀在美國喬治頓大學公共政策系講學時


十年前,我以廣西工業重鎮柳州市市政府顧問的身份,應邀赴柳州講學。其間,我瞻仰了保存完好的歷史遺址柳公祠,驚嘆之余,聯想到梅里文昌閣的滅失和曝書亭的衰敗,我曾用“悲風凄雨寄淚到梅州”來表述自己愧對長水故里之疚。


正如用心才會虛心一樣,感恩才會報恩,離土才會懷土。我永不能忘懷的是,這里有難以割舍的兒時情絲,報不盡的高堂春暉。我甘為故里悠久文化的傳承和鄉關生計民生的隆盛,盡己綿力。當年習近平書記(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批文撥款修繕曝書亭,和日后美國《華盛頓(中文)郵報》“話說王店”的載文,皆有我悉心求助之聲。


作者應揚州市政府之邀,率上海專家組赴該市考察時


人生三苦:梟雄白發、佳麗遲暮、鄉思無窮。余生苦短兼程走,夕陽惜速專心沫。我,王店之子朱榮林,是誰也改變不了的真相。真相時時會提醒我:“幸福,就是將靈魂放在適當的位置。”(注:亞里士多德語)因為,詩人泰戈爾在《園丁》中告誡過人們:“生命只是荷葉上的露珠。”


杖國之年的作者告老后在王店聚寶灣石園的工作室“榮竹齋”繼續自省人生


來源:讀嘉新聞 圖文:朱榮林 編輯:劉艷陽 責編:沈秀紅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