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人人操_超碰免费视频_超碰公开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城事  >  正文
“用最漫長的堅守,踐行最真誠的誓言!”獨家專訪嘉興首批援鄂醫療隊隊長徐少毅
2020-04-06 16:08:45


  小年夜報名馳援武漢、除夕夜確定名單、年初一正式出征……今天,嘉興首批馳援武漢的醫療隊隊員們在離家近70日后,終于平安凱旋。對嘉興的媒體人來說,在這組醫療隊成員中,隊長徐少毅無疑是最“神秘”的一位

  出征前,他曾多次婉拒記者的采訪,理由是:“還是等我們做出實績了,再說吧。”

  他確實帶領著隊員們,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抗疫成績單”——

  在武漢一線的近兩個月時間里,他帶領隊員們浴血奮戰,進駐武漢市第四醫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普愛醫院),先后接管三個病區并負責全院危重患者的會診。截至3月18日,他們所在的浙江省首批援鄂醫療隊累計收治患者293人,其中重癥156人、危重癥65人,累計治愈出院252人,榮獲了省委省政府授予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表現突出先進集體”稱號。

  當初“讓隊員一個不少地回‘嘉’”的承諾,徐少毅用行動允諾了。

  在今天上午迎接英雄們回“嘉”的大巴上,記者終于專訪到了這位“鐵漢柔情”的醫療隊長——徐少毅。


WechatIMG4005.jpeg


   記者:在武漢期間,我沒有給您去電話,沒有打擾您。從之前和您的短暫接觸中,感覺您不是一個外露型的人。但是,剛才隊員們上車后唱起《我和我的祖國》時,我注意到您的眼角濕潤了。我想您本質里是個很感性的人,對嗎?


WechatIMG4003.jpeg

WechatIMG4004.jpeg


    徐少毅:你說的沒錯,我其實是個感性的人,只是平時表現比較內向。隊員們歌聲想起的那一刻,我其實想到了當時出征時市衛健委領導給我下的“任務”——“要把隊友們一個不少地帶回來”。其實哪怕是回到浙江接受隔離休整了,我的神經還是緊繃著的,直到我們隊員們的核酸和血抗體檢測兩次都是陰性的結果出來后,我覺得我終于有這個資格說,我圓滿完成出征時領下的任務了。這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讓我一下就忍不住了。



  記者:您帶領的是嘉興首批援鄂的醫療隊,當時武漢剛剛封城,疫情走向極不明朗。武漢,在當時對我們很多人來說,好似一團迷霧,充滿了未知。根據當時媒體的報道,在那已有不少醫護人員確診感染。我想這樣的消息,作為同行,或許您比我們了解得更多。您能不能和我講講,您初到武漢時的所見所聞?


WechatIMG4007.jpeg

  徐少毅:沒錯,啟程出發前,網上和民間關于武漢疫情的各種信息、說法已經鋪天蓋地了。事實上,新冠病毒的感染度和致死率的確超出了我們的預期。我們剛剛進駐武漢市第四醫院時,病房里已經是一種瀕臨崩潰的狀態了。當地堅守的醫護人員人數已嚴重不足、自顧不暇,管理上已嚴重脫節。

  “可算把你們浙江隊等來了!”這是我們初見時,他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可即便如此,我依然對這群同行報以崇高的敬意——在這樣的混沌中,他們依舊在近乎絕望的狀態下硬抗,即便人員已經緊張到必須從其他科室調派,即便前路未知,他們始終準備戰斗到最后一刻。也是這種同行間的惺惺相惜,讓我們的隊員們來不及緊張、害怕,就第一時間投入到戰斗中。

  當時武漢的疫情正在集中爆發期,各大醫院的床位都非常緊張,我們所在的武漢四院也同樣是一床難求。當時床位是由指揮部統一調配的,醫院沒有決定權。好多病人要出院前都會說:“醫生,我家人(丈夫、母親……)也確診了,我出院后能不能讓他(她)住進來?”但這個我們無能為力。即便是醫院的職工確診感染了想住院,也都毫無辦法。


WechatIMG4010.jpeg


  記者:您是1964年出生的,并且已經做到了嘉興市第二醫院ICU的主任,無論是年齡和已收獲的榮譽,或許都可以成為不用去一線的理由。但疫情當前,您還是毅然主動報名,以所有隊員中最“高齡”的身份,帶隊出征。很多人夸您,無論是長相還是修為都算得上嘉興版的“鐘南山”,對于這些,您怎么看待?


  徐少毅:我不覺得自己做了這些了,就是英雄了。我只是覺得,作為重癥醫生,我有這個經驗也有這方面的專業技能,可以有能力去做這件事,不帶任何其他目的。我們接受了這么多年的教育,現在遇到病人有困難、有需要了,“往前沖”三個字是最起碼的醫德。我一直覺得,生而為人,就一定要有所擔當。

  去武漢還有一個原因,是我從小對武漢這座城市就有特別的情愫。因為我90歲高齡的老母親年輕時曾在武漢讀過女中,我的一些生活習慣中,包括口味,都帶著一些武漢影子。所以,馳援武漢,也是我的本能選擇。

  至于說嘉興版的“鐘南山”那真是過譽了。但我本人非常敬佩鐘南山院士,他也是我的偶像。在他的身上,我能感受到最純粹的“醫者仁心”“人間大愛”。


  記者:作為ICU 醫生,生離死別的場面您并不少見,但在武漢當醫生的這57個日夜里,有沒有哪些瞬間是讓您最心痛、最遺憾、最開心、最感動或最放松的?


WechatIMG4009.jpeg

  徐少毅:有一些患者,盡管我們竭盡了所能,還是失敗了。有一位四十多歲的男性患者,沒有什么大的基礎病,甚至出現過兩次好轉的機會,但依舊因病情變化太快離開了。很多病人都是這樣,今天看著還蠻好的,明天就直接救不回來了。作為醫生,這無疑是最讓人心痛,也最不想看到的結果。但是即便生命即將走到盡頭,這位男患者還是讓我感受到了英雄的武漢人民的大愛——他作了生命中最后一個也是最重要的抉擇,把遺體捐給國家。

  最開心的,是在我們奮戰一個月左右時,終于看到了空床位的出現。這說明,有越來越多的患者,從重癥轉輕癥最后順利出院了。都說我們這批隊員,是在武漢時間最久、任務最重的,我覺得這些對我們來說其實不算什么,最讓我們驕傲的,是我們醫院出院的病人數也是最多的。沒有什么比這個更讓人開心的了。

  讓我和隊員們感動的,是無論我們去哪里,只要穿著“浙江衛生”的隊服,所遇到的武漢人都會主動和我們說一聲“謝謝,你們辛苦了”,以及我們離別前,武漢市民自發的陽臺喊話,隔空道謝。還有我們嘉興“大后方”對我們的援助和支持。在疫情之初大家防護物資都短缺的時候,他們總是把最精良的防護裝備留給我們。其余吃的喝的用的,能想到的都給我們備足。都說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我們對自己的專業和技術都很有自信,但唯一怕的就是防護物資的短缺,但是即便當時的交通和運輸都受阻,“嘉”里人的記掛和援助,給我們注入了最強最暖的源動力。因為這些充足的裝備,我們才能夠確保醫護人員的“零感染”,也才有能力幫助武漢當地的醫護人員得到最有利的保護……

  最讓我放松的時刻,是每次下班回到酒店給自己泡杯綠茶,靜靜品味的時刻。我愛喝茶,但工作時為了節省防護用品,從早上8點多上班到下午5點,這個時間段里,我基本是不吃不喝的。沒有茶喝,唯一的愛好感覺也被剝奪了。只有晚上喝,喝了以后,本就因為壓力大變得比過去更差的睡眠,就更加糟糕了。但即便如此,茶還是要喝的。


  記者:可見當時形勢的緊迫性。那您和隊員們面對的情況如何?需要冒著怎樣的風險?


WechatIMG4008.jpeg



  徐少毅:形勢確實緊迫,但我們隊員們還是很有信心的。我們這批隊員都是以重癥醫護為主,應對這類疾病相對說我們是比較有經驗也比較有把握的。只是和預想的有差距的是,我們原以為會在ICU發揮作用,結果去了以后,武漢四院的ICU因為條件不允許,無法開放。但即便在這種條件下,我們收治的病人依舊是以重癥或者危重癥為主。

  比起我們可能面臨的感染風險,其實如何保持隊員們心態上的穩定這件事更不容易些。陌生的工作環境、和平時完全不同的工作狀態,很容易讓人內心產生波動。而且,我們剛剛“上崗”不久,病毒就給我們來了一記“下馬威”——一位和我們共事的當地醫生被確診感染了。這個時候,我作為隊長,除了要更大力氣帶好隊員做好防護外,也要更多去關心隊員們的情緒。好在,隨著防護物資的逐步到位,隊員們的狀態也越來越好,對高強度的工作狀態越來越適應。


  記者:算上在安吉隔離休養的14天,您離開家已近70天。您是怎么看待這70天的,這對您的人生、職業生涯來說,有怎樣特別的意義?這場疫情后,也讓大家對醫護人員這份職業有了更多思考,您考慮最多的是什么?


  徐少毅:這是一次很寶貴的人生歷練,很珍貴。這期間,我們看到了生死,看到了生命的力量,看到了團隊的堅守,看到了很多負面或正面的東西,這都會給我們以更深的思考。包括對人生、對這份職業,這都是一筆難能可貴的財富。我更希望,陰霾過后、喧嘩和榮譽過后,社會各界能對醫生、護士這份職業能夠懷有更多的、更持久的尊重。


  記者:今天就能回家了,您最想和家人說些什么?接下來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徐少毅:最想和愛人道聲:“你辛苦了!”結婚這么多年,這是第一次我們分開這么長時間。我愛人也是名醫生,這段時間她也常常加班,十分辛苦。我不在家,她有諸多不便,但從來都不對我抱怨。讓她足足牽腸掛肚這么久,實在抱歉。

  原計劃是想回來后,帶著愛人出國旅旅游放松放松,因為為了去武漢,當時原計劃的行程已經泡湯過一次了。但目前情況還不能放松警惕,所以目前最想做的事,就是怎么把回醫院后的工作做好吧。




來源:讀嘉新聞 文字記者:潘程程 攝影記者:趙穎碩 攝影:潘程程 編輯:潘程程 責編:應麗齋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