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人人操_超碰免费视频_超碰公开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深度  >  正文
1961年春,毛澤東主席的秘書田家英在“和合調查”中這樣記述:“貧農王老五,全家七口人,五個兒子……草房里,只有一張床,一張地鋪,三條棉被(一條棉絮),一只破桌,三條凳子,一個行灶,其他什么也沒有。”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走近王老五的后代們,聽他們講述翻天覆地的變化!請看——
王老五的后代們
2019-10-01 08:08:00

  1961年1月,毛澤東主席提出“搞一個實事求是年”,他派秘書田家英組織一個高水平的調查組,到浙江農村調查,選一個最好的生產隊,一個最壞的生產隊。1月22日,田家英趕到杭州,最終選定了最好的生產隊——富陽五星生產隊、最壞的生產隊——嘉善和合生產隊。

  在和合生產隊調查時,田家英專門到貧農王老五家中,與他聊了3個多小時。在《魏塘人民公社和合生產隊調查》(簡稱“和合調查”)中,王老五是6戶調查的典型農戶之首,記述達2800多字。

微信圖片_20191001083409.jpg

  “和合調查”以及田家英所帶領的調查組在調查中所做的工作為后來制定的《農村人民公社工作條例》(即“農業六十條”)奠定了基礎。

  “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一戶家庭就是一個時代的印記,更是一個歷史的縮影。王老五后代們如今過上的幸福生活,正是中國人民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生動寫照。

4.jpg

翻拍照片,2014年拍攝。

“50后”王阿羊——從過去住草房到如今住別墅

  昨天,嘉善縣羅星街道和合社區一派喜慶、祥和的節日氛圍,一面面鮮艷的五星紅旗迎風飄揚。走進家英小區,一幢幢別墅拔地而起,一塊塊綠地點綴其間,一張張笑臉如沐春風……

微信圖片_20191001083346.jpg

  一個別墅小院內,幾盆花草錯落有致地擺放著,放眼望去,一片生機。64歲的王阿羊正拿著水瓢澆著水,侍弄花草如今是他晚年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王阿羊是王老五的小兒子,家住小區內一幢建筑面積達440多平方米的四層別墅。“過去住草房,如今住別墅,真是做夢都會笑醒。”看著這幢花了80多萬元造的別墅,他喜笑顏開。如今,他的4個哥哥和1個妹妹都住在家英小區,住的全都是別墅。

微信圖片_20191001083340.jpg

  58年前,這里就是嘉善縣魏塘人民公社和合生產隊。而“家英小區”,正是為了紀念田家英的“和合調查”而得名。

  田家英來到王老五家做調查時,他們一家七口人擠在一間草房里,“只有一張床,一張地鋪,三條棉被(一條棉絮),一只破桌,三條凳子,一個行灶,其他什么也沒有。”

  因為窮,王老五給孩子們取名,幾乎都是“信手拈來”。大兒子是“掌心上的寶貝”,取名王掌寶;小兒子出生于1955年,生肖屬羊,便叫王阿羊……

  王阿羊的童年、少年時期都是在草房里度過的,即使到了適婚年齡,家境一直沒有得到較好改善。沒錢娶媳婦,怎么辦?在左鄰右舍的幫襯下,總算蓋了一幢瓦房,1984年1月22日,王阿羊娶了鄰村的俞國英,他的妹妹則在當天嫁給了俞國英的大哥。

  這樣的“換親”,沒有影響夫妻感情,一家人對好日子的向往反倒更加強烈了,“日子是苦一點,人只要手腳勤快點,總是有奔頭的。”

  1994年,王阿羊與妻子商量,打算養豬賺錢。于是,王阿羊向曾在集體養豬場養過豬的母親請教后,辦起了養豬場,頭一年養了10頭母豬。4年后,王阿羊花了5000多元蓋起了三層樓房。

  和合社區緊挨著縣城,在嘉善縣的城市化進程中,大批土地被征用。王阿羊和妻子開始到附近的企業上班,并像城里人那樣領取養老金,即便有個頭疼腦熱也能按醫保比例報銷。

  2011年,王阿羊在家英小區蓋起了四層別墅,這也是他們家繼上世紀80年代中期、90年代末期之后的第三次建房。王老五在1989年過世前住上了瓦房,他的遺孀則在搬進別墅3年后去世。

  小院里,花開正艷。澆完水后,王阿羊放下水瓢,準備去王掌寶家串門,看看大哥滿月不久的曾孫王嘉爾(即王老五的玄孫)。“父親的后輩有四代共27人,相比較起來,現在孩子取名越來越講究。”王阿羊笑瞇瞇地說道。

微信圖片_20191001083403.jpg

“70后”王國鋒和“80后”王春鋒——兄弟倆發家致富趕上“好時候”

  敞亮的汽修廠辦公室里,不時有員工過來請教問題,王春鋒耐心解答,遇到疑難問題,便直接走出辦公室,鉆到正在修理的小車底部,手把手指導。

  而在離此地不遠的一處建筑工地上,王國鋒正駕駛著挖掘機,嫻熟地“揮舞”著機械臂,鏟斗在轟鳴聲中上下翻飛。盡管已經擁有了兩臺挖掘機,王國鋒還是喜歡往工地上跑,挖土方、干工程,忙得不亦樂乎。

  1975年出生的王國鋒和1980年出生的王春鋒是親兄弟,父親王寶生是王老五的三兒子。王國鋒初中畢業后,選擇在嘉善縣城的建筑工地打工,并學會了開挖掘機。初中畢業后的王春鋒,則來到嘉善汽修廠當學徒工,這一學便是整整三年。

  沒有耀眼的文憑,但帶著最初的熱愛和一股子韌勁,兄弟倆分別與挖掘機、汽車成了“好伙伴”,技術都是杠杠的。

  兩人的轉折點都發生在2003年以后。當時,嘉善縣城加大了舊城改造和新城建設力度,汽車4S店里購車的人突然排起了長隊。

  “到處是工地,商品房小區也多了起來,我覺得挖掘機有市場。”2004年,王國鋒投入50萬元買了一臺大型挖掘機,因為生意較好,又在第二年花了20萬元增購了一臺小型挖掘機。

微信圖片_20191001083352.jpg

  王春鋒則瞅準汽車保有量大幅增加這一商機,打算自己開修理廠,但擔心管理經驗不足,便于2006年開了一家品牌加盟店。2012年,在完成各方面積累后,王春鋒投資60多萬元辦起了一家名為“駿達”的汽修廠,營業面積達700多平方米。

微信圖片_20191001083357.jpg


微信圖片_20191001083421.jpg

  粗略一算,如今僅兄弟倆一年的純收入就達到50萬元左右。而“和合調查”中對王老五一家當時的經濟狀況這樣記載:“生活仍然十分困難,大人小孩面黃肌瘦。共欠貸款230元。”

  “我們的創業故事,說起來就是趕上了‘好時候’,搭上了改革開放的致富快車。現在,家家開上了小汽車,戶戶住進了商品房,我們學的技術剛好派上了大用場。”王國鋒感慨地說。

“90后”陳家豪——“中國名片”背后的“動車醫生”

  昨天,在上海動車段高修場,一列動車組沿著軌道緩緩駛入檢修線車道。在這里,接受最為嚴格的檢修與保養。

  一頂安全帽,一個工具箱,一身工作服,早上8點多,作為地勤機械師,陳家豪和往常一樣走進檢修庫內,開始一天忙而有序的工作。

  作為一項龐大而復雜的系統工程,從設計、調試到運營、檢修,中國高鐵凝結著無數人的智慧和汗水。檢修工作關系到動車能否平穩安全運行,因而地勤機械師被形象地稱為“動車醫生”。

微信圖片_20191001083415.jpg

  雖然每天的工作內容幾乎是固定的,但依然不能有絲毫松懈,悶熱的檢修庫內,陳家豪專注地將一顆顆螺絲擰緊加固,一身工作服早已濕透了。

  陳家豪是王老五的曾外孫,今年是參加工作第一年。陳家豪做夢也沒想到,自己能夠與中國高鐵這張閃亮的“中國名片”緊緊聯系在一起。

  陳家豪在大學里學的是材料成型與控制技術專業。去年暑假,上海鐵路局來學校招聘,陳家豪應聘了機械師崗位。讓人驚喜的是,面試當天就簽約了。

  這一喜訊,同樣讓當時正在嘉善縣陶莊鎮辦業務的母親樂開了花。“當時我是騎著電動車回家的,足足半個小時的車程,我一路笑著騎回家,別人看到了,肯定覺得我犯傻了。”陳家豪的母親、王老五的孫女王銀紅笑著說。

  同樣的年齡,不同的時代,不一樣的青春。田家英在“和合調查”中曾這樣描述王銀紅的父親王掌寶:“大兒子19歲,不識字,干農活。”19歲時的陳家豪,卻正在大學里刻苦攻讀。

  “如今,中國高鐵商業運營速度和里程均達到世界第一,中國高鐵走出了國門、走向了世界,是一張響亮的‘中國名片’!”在陳家豪看來,和長輩們相比,這份工作更酷。

微信圖片_20191001083326.jpg

  外曾祖父王老五和田家英“和合調查”的故事,在陳家豪的腦海中,更多的是家人的回憶,但當年的艱辛因為長輩們的反復敘述,令他感同身受。“他們那一輩,新中國剛剛成立,百廢待興,和今天的好日子不好比!”陳家豪動情地說,“中國高鐵是中國從富起來到強起來的見證,我為能夠從事這樣一份工作感到無比自豪!”

2.jpg

來源:讀嘉新聞 記者 陶克強 姜鵬飛 朱勝偉 攝影 胡凌翔 姜鵬飛 成杰等 編輯:李建 責任編輯:徐寧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