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人人操_超碰免费视频_超碰公开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深度  >  正文
眾多文物出土,“七塔八寺”中的東塔寺揭開神秘面紗
2019-10-24 09:38:15

  “地臨東海曉波黃,縹緲朝云捧太陽。吳越山河都入照,卻饒孤塔早霞光。”清朝嘉興知府許瑤光登東塔觀日出曾作下此詩。“東塔朝暾”成為“南湖八景”之一。嘉興舊時有“七塔八寺”,東塔和東塔寺都名列其中。1968年,破敗不堪的東塔拆除,從此東塔和東塔寺都留在了嘉興的浩渺歷史中。

  今年1月,嘉興市文物部門接群眾反映,東塔路原東塔寺區域房屋征收工作中,發現民房基礎中有古建筑構件。4月,文物部門與嘉城集團就東塔寺遺址考古勘探達成協議,并由嘉興市文物保護所組織專業人員進行考古勘探,至10月初結束。

  昨天下午,嘉興東塔寺遺址調查成果媒體發布會在市文保所舉行,嘉興市文化廣電旅游局、嘉興市文物局相關工作人員通報了調查過程和結果,展示了一批出土文物,并就下一步工作給出了意見。


“老嘉興”心中都有一個東塔

  建筑家梁思成曾說:“建筑是民族文化的結晶,是凝動的音樂,是永恒的藝術。”

  在嘉興,東塔和東塔寺就是這樣的一個“音符”。上了年紀的“老嘉興”,相聚在一起,總會聊起存在記憶中的那些老建筑,“甪里街東塔路那里有個東塔,嘉興人都知道……”

  《中國古塔通鑒·浙江卷》中的“浙江古塔分類·嘉興·東塔”記載:“東塔寺初建于梁天監二年(503),隋仁壽元年(601)置塔。歷經興廢,明崇禎十年(1637)重建,至清乾隆時重修。塔方形,高七層,有木護欄,清人登高,多攀該塔和真如塔。”


東塔老照片,具體拍攝年代不詳,推斷為民國時期。文獻記載塔頂相輪被臺風吹落,目前有1937年和1943年兩種說法。


  嘉興市文化廣電旅游局、嘉興市文物局副局長陳建江告訴記者,東塔寺始建于南朝,距今已有1500多年歷史,比海鹽金粟寺稍晚,東塔始建于隋朝,距今1400多年。“七塔八寺”中,東塔在七塔中最早興建,東塔寺在八寺中僅次于精嚴講寺。

  凡是說到嘉興城市歷史文化,幾乎每個人都會提到“七塔八寺”,說到嘉興的風景名勝必然會有“南湖八景”,說到這些都繞不開東塔和東塔寺。而寺和塔不僅僅存在于古籍和志書中,更在口口相傳的故事里。

  嘉興的歷史上,出了許多名人,朱買臣和妻子“覆水難收”的故事被人津津樂道。相傳,東塔寺址原為西漢朱買臣故宅。舊時寺后有朱買臣墓。

  此外,南宋時孝宗曾登東塔寺鐘樓,并親賜“華嚴經閣”匾額。宋孝宗是唯一一個從嘉興走出去的帝王,傳說宋孝宗登鐘樓時不慎失足墜地,但孝宗屹然不動,后因此改名景龍樓。故事帶著奇幻色彩,裝點了人們的談資。

  可以考證的是,民國時期,被譽為“韓國國父”的韓國獨立運動領導人金九避難嘉興最初的落腳地即在東塔寺。

  紛繁的故事里,東塔和東塔寺不斷被提及,但是現實中,寺和塔逐漸破敗,不復當年盛況。

  20世紀60年代,在寺院遺存上陸續建造了嘉興民豐造紙廠和嘉興冶金機械廠職工住宅。

  《中國古塔通鑒》記載:“1968年,當地將塔全部拆除,磚石用在螺螄浜附近建三層樓一座,并供冶金廠建宿舍用。塔基挖深五尺,底埋紅色大陶缸,缸上置圓木樁,成井字形,用木料約二十立方米,其上疊鋪磚石基礎至地面。出土文物十一件交嘉興博物館收藏。”

  嘉興博物館館長助理徐賢卿告訴記者,東塔地宮出土文物現由嘉興博物館保存,經過整理匯總,共計有玉、石、玻璃、銅器等文物28件(組),時代從宋至明。

  正是因為東塔寺和東塔在歷史和嘉興人心中的重要地位,對于東塔寺和東塔的疑問也是一直橫亙在嘉興市文物部門心中的“結”,等待有一天能解開。


東塔寺是名副其實的千年古剎

  嘉興市文物保護所考古工作人員張謙參與了東塔寺考古勘探的整個過程,他告訴記者,年初他們經文獻調查和走訪,了解到東塔寺區域地下可能保存有較完整的寺塔建筑遺存,且歷史久遠、規模較大,對研究佛教在嘉興的傳播及嘉興城市的發展有重要價值。

  曾經深埋地下的遺存重新走入人們視野,也讓考古勘探工作迫在眉睫。4月,調查工作正式開啟,市文保所和嘉興博物館進行了大量的工作。

  考古人員多次走訪遺址周圍居民及知情人士,了解遺址的建筑布局。但是有些居民年紀大了,記憶也有偏差,描述大相徑庭,也只能起到參考作用。市文保所還邀請了市政協文史特邀員陳鈺麒現場調研。

  而趁著土地征收的契機,考古人員在現東塔路中北部的東塔寺遺址選取兩個點進行考古勘探。其中,南面的點中,考古人員清理出部分塔基夯土,清理三條灰溝、兩處柱洞,并出土部分塔磚。

  “我們發現的灰溝和柱洞遺跡,和相關文獻以及部分居民口中拆除東塔時所見情況相符,而且柱洞里殘存著木構件,所以推斷這里原為東塔塔基。不但如此,塔基南部有大量塔磚堆積,還發現了塔身轉角磚,也可以印證觀點。”張謙表示,綜合各種因素,初步判斷東塔在這個位置。


根據走訪初步復原的遺址點


  而在稍北面的考古勘探點,考古人員在地面調查時發現寺廟建筑遺跡,經清理發現部分建筑青磚鋪地、夯土臺基及磉礅2座,并出土部分器物。張謙表示,從夯土臺基及青磚鋪地的情況可判斷為明代始建,沿用至清末廢棄。這和文獻中“明崇禎十年重建”相吻合。值得一提的是,臺基做工考究,夯土與碎磚瓦層層鋪墊,可知此建筑應規模大、等級高,“明清故宮也是這樣的夯土方式。”而磉礅和柱礎石,是建筑基礎的一部分,可根據其大小、布局復原古代建筑。

  此外,考古人員調查勘探了遺址的文化層分布情況,并出土了一批重要器物。調查發現文化層分為5層,分別為現代表土層、晚清民國地層、明清地層、宋元地層和南朝至唐代地層,其中南朝至唐代地層因地下水位較高,僅進行了鉆探,未出土完整器物。

  “此次調查可以證實,東塔寺遺址的年代至少在南朝,是名副其實的千年古剎。”張謙說道。


出土的器物

出土的青瓷碗

東塔寺遺址采集的須彌座


重建與否還要綜合考慮實際情況

  現場,張謙向記者展示了部分出土文物。這些文物看似其貌不揚,甚至多有破損,卻印證了嘉興的歷史。

  在一個從表土層出土的青瓷碗碗底,記者看到上面有“東塔”二字。在宋元地層出土器物中有一個黝黑的瓷器,據判斷是茶器。其中一塊銘文磚上有“大宣”字樣,張謙說,初步判斷這塊銘文磚產于明代宣德年間。還有許多瓦當、避火珠、瓷器等文物。

  經調查,考古人員判斷東塔寺遺址的規模較大,文化層堆積較厚,遺存豐富。該區域內普遍分布著古代建筑夯土,時代至遲由南朝延續至晚清民國,與文獻記載的“梁天監二年(公元503年)建寺”情況一致,由于調查條件有限,不排除存在漢代文化層。東塔寺遺址晚期建筑遺跡被破壞嚴重,宋元及更早時代的地層保存相對完好。出土瓷器窯口眾多,從側面反映了宋代東塔寺的鼎盛。限于勘探條件與范圍,現不能明確遺址的范圍及地層深度,如條件允許,建議開展正式考古發掘。

  據悉,東塔寺地下保存的建筑遺跡和遺物,對研究嘉興城市歷史和佛教發展歷程有重要意義,同時也豐富了嘉興作為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的內容。

  許多市民心中有疑惑,“南湖八景”“七塔八寺”于嘉興人而言,是這座城市重要的文化記憶。為了打造國際化品質江南水鄉文化名城,在城市規劃與建設過程中能否找回東塔?

  陳建江從文化文物部門角度提出三點意見:一是看價值,東塔是否恢復重建首先要把握好價值評判,對于確有歷史價值以及城市重要的地標建筑可以考慮恢復重建,比如,杭州的雷鋒塔。另外,從東塔的歷史沿革來看,也是屢毀屢建的。二是環境,是否重建要結合東塔寺遺址現有的環境而定。如果今后作為商業地塊開發,那重建意義不大,如果作為公園建設,則重建有一定條件。三是定位,該地塊中東塔地基位置已基本確定,并發現了東塔寺部分房屋遺址,還有兩座民國時期的碉堡。因此,如果建設公園,則建議恢復東塔,成為登高觀日的景點,保留碉堡、房屋遺跡作遺址保護與展示。(圖片由市文保所提供)



來源:讀嘉新聞 記者:黃燁 通訊員: 沈宇清 盛杰輝 編輯:孫雪 責任編輯:張超柱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